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新闻资讯
公司新闻
是谁在“神话”德国制造
发布者: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/4/21 11:14:23    游览次数:1939

  改革开放后,中国引进的第一条汽车生产线,生产的是桑塔纳。1984年,青岛电冰箱总厂引进了德国利勃海尔电冰箱生产线,这个上一年还严重亏损147万的生产商,短短3年时间,一跃成为中国家电第一品牌。后来,他改名叫海尔。中国高铁的背后,也有着西门子的身影。

  德国制造,充斥着中国人的生活——汽车品牌奔驰、宝马,电气领域的博世和西门子,数码领域的蔡司和徕卡,以及随处可见的德国啤酒。我们平时用的人民币,也是德国海德堡印刷机印出来的。就连足球,2018年世界杯,中国球迷最喜欢的球队是德国队。当然,还有守护青岛成为中国“最良心”市政工程城市,“无所不能”的下水道。

  德国制造,一直是中国人心中关于质量的标杆。一方面,德国制造业历史较长,机械化程度高,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过硬。另一方面,媒体提到的德国人形象,往往都是严谨,不近人情,什么偷工减料什么的,都是不可能的。这样的生产者生产出来的产品,当然都是好产品。

  德国制造中,最为中国人熟知的,是德国大众。2018年,德国大众在中国的销量超过了400万辆,位列第一,比第二和第三加起来都多。这400万辆车,也占到了大众在全球总销量的40%,为大众提供了超过46亿欧元的利润,接近大众总利润的33%。可以说,中国,就是大众最大的“金主爸爸”。面对中国人“用钱包投票”的信任,德国大众选择,辜负这份信任。毕竟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。

  2019年12月24日,中保研C-ISAI发布了国产版大众帕萨特的碰撞测试结果,在25%偏置碰撞中,大众帕萨特刷新了纪录——成为测试史上的最差车型。就连坐标轴,都因为它的得分,被拉长了。排名倒数第二的,是大众途观。早在2018年,大众途观就被曝出在25%偏置碰撞中,得分为P(最差)。一次次的刷新下限,中国人无限看好的德国制造,真的有那么神乎其神吗?

01

  这已经不是“大众”第一次打“德国制造”的脸了。在这之前,打得最狠的一次,是“大众排放门”。

  2007年,马丁·温特科恩出任大众首席执行官,他雄心勃勃地提出了一个“2018策略”——在2018年,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制造商。在这之前的连续7年时间,这一荣誉属于通用汽车,而丰田,紧随其后。大众想要成为世界第一,当务之急的是,打开美国市场。2007年,美国的汽车总销量为1656万辆。其中通用汽车卖了410万辆,丰田卖了240万辆。而大众,连人家的10%都不到,只卖了23.5万辆。

  大众选择的突破口,是柴油车。相比于汽油车,柴油车扭矩大、油耗低、二氧化碳排放量少。但与此同时,柴油车会排放大量的颗粒物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PM2.5,以及,大量的氮氧化物。这些排放物,会形成雾霾,侵入人体的肺部,引发哮喘、心脏疾病和癌症。

  当时,对于颗粒物捕捉的DPF技术,已经逐步成型。而对于氮氧化物的处理,还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阶段。彼时汽车厂商对于柴油车尾气处理的方案主要有两种——EGR和SCR,前者会影响柴油车的动力,后者要安装额外的设备,成本偏高,且需要时常更换。而美国,又是一个对于汽车排放相当严苛的国家。所以小型柴油车在美国,一直是处于比较鸡肋的局面。

大众柴油车排放测试引发“排放门”丑闻

大眾柴油车排放测试引发“排放门”丑闻

  这一局面,在2008年被大众打破。2008年,大众声称自己的涡轮增压喷射清洁柴油引擎(TDI),可以完美解决柴油车的所有问题。一款性能超棒,价格适中,还没有污染的柴油车。美国人当时就觉得,“这是和我完美契合的一辆车”。2008年,受经济危机的影响,美国汽车市场大幅度缩水,总销量为1320万辆,降幅达18%。通用汽车的销量下降了21.8%,丰田下降了16%,而大众,基本没什么变化。这其中,大众柴油车功不可没。那时候美国的马路上,大众的柴油车,比其他所有品牌的柴油车加起来都多。没有人去怀疑什么,毕竟,第一台柴油发动机诞生在德国。又是德国大众,首先在高尔夫轿车上,采用了柴油发动机。而且,这是德国制造。全球认可度最高的德国制造,它代表的,就是质量和安全。

  2013年,西弗吉尼亚大学可替代燃料、引擎和排放中心的两位研究生,拿到了7万美金的研究经费。他们的目的,是得出“清洁柴油”计划的可行性,然后去欧洲推广。换句话说,就是想测试大众的柴油车在清洁这方面是多么的出众。他们找来了一台捷达,在排气管插入软管,尾气将从软管进入一套测试装置。测试的结果让两个研究生大吃一惊,捷达排放的氮氧化物,是美国规定上限的40倍。起初,他们以为是设备坏了,在排除了设备的问题之后,他们又一直认为,是自己选的捷达车有问题。那可是德国制造,怎么可能出问题。两人又众筹,买了一辆帕萨特,果然,情况有所改善——超出了美国规定上限20倍。

  两位研究生将这一报告发到了网上,但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。大众的柴油车,是经过美国国家机构检测的,在这面前,两个学生的实验结果,当然没有什么信服力。直到2014年,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,注意到了这件事情,开始介入调查。他们的调查结果,则更为惊人,有些车型氮氧化物的排放量,已经超过了美国规定上限的80倍。

  问题,应该是出现大众汽车上。研究人员认定,大众汽车上,应该装有专门针对尾气排放检测的“失效保护器”,也就是所谓的“作弊软件”。这种软件,能识别车辆是否在尾气排放检测中,并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启动尾气排放装置。这已经不是研究人员遇到的第一起关于“作弊软件”的调查。早在1974年,克莱斯勒汽车就被查出在排放系统中安放特殊装置。通用、福特、本田,都因此被处罚过。就连大众,也是“二进宫”——1974年,大众汽车就因“作弊软件”,被美国罚了12万美元。

  但这一次,大众选择死不认账。他们一口咬定,是检测机构的仪器,或者是车型出现问题。大众的发动机,没有问题。随后,加州空气委员会与德国大众,进行了长达60周的密切接触。研究人员得出实验结果,就和德国大众进行沟通。德国大众给出回复,检测机构则根据回复,再一次进行测试。

  2015年9月18日,美国环境保护署对德国大众提出指控。随后,大众承认了安装“作弊软件”,造假的事实。而这一事情,甚至最早可以追溯到2006年。当时的大众汽车,想要通过研究一款新型的柴油发动机来进入美国市场。但在2006年底,他们发现,这是一个糟糕的计划,工程师完不成这样的任务。负责研发的15个工程师在碰头后,选择了一条捷径——安装作弊软件。这一决策在上报后,并没有得到否定。在大众,你如果需要一支笔,都需要3个签字,这是一场自下而上的骗局。

  据调查,大众在1100万辆车上,安装了作弊装置,覆盖了大众在美销售的所有车型。2016年,大众花费147亿美元,在美国了结了“排放门事件”。2018年,德国政府又为大众开出了10亿欧元的罚单。但大众,是唯一一个安装作弊软件的德国车企么?研究人员试图对其他的德国车企进行检测,但在联系了德国的检测机构后,对方都表示,这测试,我们做不了。万般无奈之下,研究人员只有把測试地点换成了瑞士。而结果,出人意料,但也却在情理之中——宝马、奔驰的排放量,均超过实验室数值的4倍~5倍。果然,没过多久,奔驰也陷入了排放造假的丑闻。

  时至今日,大众已经为排放门支付了超过300亿欧元。不过按照当前的情形,它似乎想把这笔钱,从中国市场赚回来。大众途观和帕萨特的美国版,在安全性能的测试中,得分都是G(优秀)。但在同样的测试条件下,国产途观和国产帕萨特的得分,则都是P(最差)。别的车被评定为P,是因为得分低;而大众被评定为P,是因为选项里,没有比P更低的分数了。德国制造,正在因为大众,一点点从“神坛”跌落。

02

  曾经,我们总说德国制造好,好到只要说是德国产的,就会毫不犹豫掏出钱包。德国制造好吗?当然好。毕竟德国制造业竞争指数排名世界前三。可当问到德国制造为什么好的时候,大家总说,德国的产品好,因为德国人严谨。

  但德国人真的有那么严谨吗?他们变通起来,可能会让你感到害怕。除了前面一系列大众排放门、博世和西门子在能源测试中作弊外,德国的很多工业产品,并不仅是靠着质量取胜的,还有行贿。众所周知,西门子,百年老企,全球领先的技术企业,业务涉及能源、医疗、工业、基建等等,德国制造的典型代表之一。

德国西门子公司

销量造假的相关报道

  2006年,一桩丑闻的曝出,却让这家百年名企遭受重创。这项丑闻不是德国人自己发现的,而是意大利。这桩丑闻埋藏了达13年之久。20世纪90年代,西门子在意大利和多家跨国公司,就与意大利国有电信公司合作的一个项目展开竞标。几个月的谈判之后,1994年,西门子中标。9年后,意大利博尔扎诺检察机关决定,重新开始调查这起竞标行为。因为他们发现,西门子公司曾向一个空壳公司转账1000万马克(当时折合6738万美元)。他们怀疑,西门子当年是靠着贿赂,击败的竞争对手。

  2003年,德国检察机关开始协助调查。最后他们发现,1995年到1999年间,西门子通过一个秘密账户,转移资金总额达7000万欧元。这个账户涉嫌被用来向尼日利亚军官和政客行贿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,检察机关人员发现,西门子行贿的国家涉及尼日利亚、印尼、科威特、沙特阿拉伯、以色列、俄罗斯等多个国家。

  又何止是西门子,就在2010年,全球最大豪华车生产商,德国制造的又一典型代表之一戴姆勒,被爆出在全球22个国家行贿数千万欧元。他们拿着现金、奢侈跑车等,去贿赂俄罗斯、土耳其、埃及等各个国家的政府官员。德国知名制造企业行贿的案例,可谓数不胜数。

  当行贿也无法让数据变得好看的时候,他们就可能自己买自己的车,虚增销量。2015年,德国经济新闻网报道,根据一项调查,2014年,德国1/10的新车,都被德国汽车制造商自己买走了。他们会把新车买回去,再送到二手车市场,以很大的折扣出售。调查显示,超过1/5的大众和保时捷新车,被自家的公司买走了。2014年,21.4万辆大众高尔夫新车注册数量里,大众自购的达到6.85万辆。我不知道,这是不是行业不成文的约定,但那项调查的结果就是,知名车企都在自己买自己的车,来让数据更好看。

  但有时候,自己也买不了那么多,此时的他们会采取一些非常手段,比如——数据造假。2014年,全德汽车俱乐部(后称:ADAC)被爆出,在一年一度的黄天使德国最受欢迎车型评选中,篡改了评选结果。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ADAC的影响力有多大,这是一家成立于1903年的汽车俱乐部,位于德国慕尼黑。

  2012年时,这个协会已经拥有会员1800万;它是欧洲最大的汽车俱乐部,权威性可想而知。但是在那次评选中,他们不仅票数造假,还对名次进行调包。结果是大众高尔夫第一名,宝马5系只排到第五。在媒体的穷追猛打下,他们才承认了造假的事实。可吊诡的是,接着又牵出了另一起造假丑闻,一位前米其林轮胎公司高管透露:ADAC在轮胎测试中,故意让中国轮胎“测试不及格”,只为了把中国制造拒之门外。后来,德国媒体铺天盖地报道,呼吁大家不要购买中国轮胎。最终,中国轮胎在欧洲的销售,真的遇到了很大困境。

  到全世界去行贿、自己买自己的产品、数据造假……我不知道,有多少德国企业,进行过这三件套。但现实是,几乎每一种非正常操作,都牵扯到了大众;至少两种非正常操作,牵扯到了戴姆勒,西门子也未能幸免。而这些,都是我们最熟知的德国知名企业,也是德国制造的典型代表。

03

  其实,又何止是这些,很多知名的德国制造都在面临着衰退。比如,高铁。没错,曾经德国的高铁很强,是德国制造业的标杆,但却发生了严重事故。

德国柏林勃兰登堡机场因验收不合格至今未完工

在德国发生的脱轨事故

  1998年,德国ICE系列的老大哥——ICE-1号列车从慕尼黑开往汉堡。到达艾雪德村附近时,因为一个零部件的问题,第二节车厢猛的脱离了轨道。接著,一节节车厢挨个脱轨。巧的是,铁路上方一座桥梁横跨而过。支撑梁被脱轨的第三节车厢撞毁,瞬间坍塌,压到了第五节车厢上。后面的车厢,因为惯性撞上了第五节车厢,瞬间成为一片废墟。这辆列车里,总共400名乘客,有101人死亡,88人重伤,106人轻伤,成为了世界上伤亡率最高的铁路事故。事后调查发现,ICE-1使用的车轮是双层钢轮,这是一种用在慢速列车上的车轮,德铁已经多次接到更换的建议。但是运行7年来,从未出过问题,于是建议被忽视,那维修时总该被发现吧,可是德铁工作人员检查滚轮时,竟然只用手电筒照一照,最终因为钢圈产生金属疲劳断裂(金属疲劳:指一些金属长时间承受远小于极限拉伸力的应力,常年累月积累,最终断裂),斜插入了列车车底;挂在列车车底的一小节钢条,将变道时的防护轨挑起,防护轨洞穿了整个车厢,将整节车厢托起。于是有了前面讲的一系列事故,造成了这次世界铁路惨剧的发生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竟然发生在制造业位居世界前列的德国。但这,并不是德国高铁最后一次发生事故,比如2017年和刚刚过去的2019年就发生两起严重的脱轨事故。

  素来被捧上神坛的德国制造业,出现问题的又何止是高铁,还有基建。2019年,中国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入使用,被外媒评为“新世界七大奇迹”之首。但这个“新世界七大奇迹”之首,从2014年起建到投入使用,仅仅花了5年的时间。与之相对应的,是德国柏林勃兰登堡机场。这个机场从2006年动工,原计划6年后的2012年6月,投入使用。但就在开放日的前3周,全球各地的许多记者,都已经接到了参观邀请,却临时被通知推迟了。因为,机场的消防系统存在隐患。这一检查检出了超过2万处不符合规定的地方:制冷设备功率太低;线路管道铺设不达标;噪音污染治理要重新设计;机场跑道如果两架飞机同时起飞,可能在空中冲撞等等。机场最开始的资金预算是25亿欧元,但这么一来二去,竟然涨到了60亿欧元,翻了一倍还多。柏林航空原本想靠着新机场盈利,但因为机场迟迟不能使用,公司接连亏损。2017年8月,柏林航空宣布破产。直至今天,建了14年的柏林勃兰登堡机场,依然没有投入使用。也许,德国制造的确十分辉煌,但它并没有到可以被神化的地步。因为它也不过是一点点发展起来的,它也曾经走过和我们一样的路。19世纪30年代,德国依然是一个农业国家。他们开始仿造英国产品,然后贴上英国制造的标签,出口到全世界。小到一支铅笔,大到一辆火车。那时,德国制造在全世界臭名远扬。愤怒的作家,出了一本叫《德国制造》的书,来讽刺德国制造。深受其苦的英国厂商,甚至推动议会通过了商标法案:要求德国生产的廉价商品,贴德国自己的标签。抄袭、模仿、研发,经过了200年的发展,德国制造才终于走到了世界前列。但正如前文所说,即使是百年老店,即使是制造业强国,他们也是人做的,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  可到了中国,却被很多人“神化”了。德国当年占领青岛时建的下水道,成为了德国制造的代表。人们更传的神乎其神的是:德国人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用“油布包”藏着备用零部件,今天仍能使用。3米范围内、油布包……短短一句话,这么多细节,这谁顶得住啊,可不就信了吗?但事实上,这些当然是谣言。

  也许德国人建的下水道质量的确不错,但在今天能起的作用可谓微乎其微。且不说青岛西高东低、三面临海容易排水的地形,100年过去,青岛大面积扩张,下水道的总长度已经达到了3000公里。而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,青岛下水道总长度,也不过200公里。再加上毁坏和年久失修,占的比例可谓是微乎其微。2020年了,青岛的下水道,早就不是德国制造了。而我们传的谣言,更是连德国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。《南德意志报》特地发了一篇文章《不要期待奇迹》,作者里斯托夫·奈德哈德写道:“中国人把青岛地下水道的完备归功于德国人,而实际上德国人对其所作贡献不过3%。德国人的厨房并不像化学实验室,德国也有小偷,德国的火车也不总是准点。”

  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。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国家,更不存在毫无缺憾的制造业。德国如此,美国亦如是。

尾声

  对于德国制造,国人津津乐道的是:德国人花了200多年时间,让“made in Germany”从粗制滥造的代表,变成了质量的保障。这背后,确实有太多值得我们深思和学习的地方。比如,从一个农业大国开始,一点点模仿学习工业强国,然后超越它们,自己成为世界制造业强国;比如,实行“双元制”教育模式,让学生很好地和企业接轨;比如,即使是一个销售,也要亲自动手学习机械制作,知道公司的产品是如何生产出来的,以及它们的内部结构。

  师夷长技以制夷,这些,是德国制造业强大的基础,也许也是中国制造业强大的方法论。但很显然,这个用了200多年才确立的形象,在最近10年,开始在大众的心中出现裂痕。2004年,铁道部为用于中国铁路第6次大提速的高速動车组招标。招标中有一项,必须要提供核心技术。而我们最青睐的,是德国西门子的“Velaro”系列。西门子的态度很坚决——要长春客车22%~35%的股权。同时,开出了每列原型车3.5亿人民币,技术转让费3.9亿欧元的要价。中国原定的计划,是买140列动车组,这个价钱,无疑是漫天要价。在经过了长时间的谈判后,西门子还是没有松口。德国制造,品质保证,要爱不要。最后铁道部的总工程师张曙光在开标前夜表态,“每列2.5亿人民币,技术转让费1.5亿欧元”。德国人发挥了他们“不近人情”的民族特质,直接甩出了3个字,“不可能”。张曙光还是不肯放弃,说是希望德方再考虑5分钟。5分钟后,西门子的人还是不肯。张曙光工程师直接来了一句,“各位可以买回去的机票了”。第二天,铁道部选择了西门子的“死敌”——法国阿尔斯通作为合作伙伴。

  当这3家企业再一次被联系起来,已经是15年后。西门子想要和阿尔斯通完成合并,来共同抵抗中国中车。尽管欧盟委员会否决了这一提议,但法国和德国政府,也在第一时间表示了反对。不联合,怎么和中车竞争。当年的“小学生”,正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赶超着,而这种赶超,不仅仅在某个领域。令人遗憾的是,这些很多外国人都了解的实情,被不少国人选择性的忽略,他们不断地把“德国制造”捧上神坛,然后以此来贬低“中国制造”。诸如下水道的“德国制造的神话”,被他们有板有眼的传播。他们说的那么逼真,那么投入。也许,他们确实是住在下水道吧。

(本刊综合整理)(编辑/小文)
(来源于《海外星云》)
上一篇:现在轮到氢了
下一篇:2018年青山湾海边游
关闭本页】【返回】【置顶

 
版权所有:2012-2014 泉州市双塔汽车零件有限公司 闽ICP备05026289号-1 网站策划与设计:科伟网络